七月

他和我说了工资,说了他上个月业绩第一了,然后说没有了,你走吧。
我说好,那我走了。
五年快六年的爱情啊,也许还能叫爱情吧。

一个脑洞,佛花的
和尚和花姐青梅竹马,那时候和尚还不是和尚,花姐也不是花姐,两人荡秋千呀放风筝呀总之小孩玩什么他俩玩什么,和尚摘了躲花送她,花姐已经是个半大的女孩了,没有小时候那么野,害羞的接了,后来就是狼牙军了,和尚成了和尚,花姐成了花姐,分别多年都以为对方去了。两人遭遇凄惨,放到那个时候却已经是万幸了,花姐和尚都是善良坚韧的人,花姐在救流民的时候恰巧遇见到了和尚,他正在把自己的干粮给几个小孩子,和尚也见了她,念了句阿弥陀佛,两人为流民奔波,之后自然是分别,和尚打算继续往前,去枫华去洛阳看看别处狼牙情况,花姐说她要回趟花谷,长安缺医少药好在离万花不远。和尚牵着马花姐打着伞,一路走来隐隐约约能听见迹天涯的曲子,花姐给和尚塞了几个瓶瓶罐罐,和尚道了句保重。花姐回了花谷又离开,战乱的地方总能见到她的身影,和尚之后把包袱里的佛像埋了,画了一幅花姐的画,以后的很多很多年里,他都没有拜过佛,只拜那副画像。

‌虽然感觉写下来和最初想的差好多了。以及最初只想表白一下王不空。

一个脑洞,少恭和润玉的
润玉时常会做一个梦,梦里有位善弹琴曲的白衣仙人,他看不清仙人的面容,却听得懂他的琴音,他从未来过此地却知道这里是榣山,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等到有一天我修炼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,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边,乘奔御风,看尽山河风光。

一个脑洞 军师组的

亮是卧底,遇上了同组织不同部门的良,任务有重合,两人慢慢接触,亮觉得前辈这人很有意思很不同很天使总之很不黑帮,回去查了他,良手上犯的案子不少,亮一边告诉自己身份啊职责啊一边纠结,又一次行动中他俩一起,这次组织对家也知道了消息,对家和组织都死了不少人(这次行动警方出手了,对家消息也是警方放出的)很危险的时候良对亮说如果能活着回去,如果我们是普通人就好了,他俩受了伤但还算活着把任务完成交接了,之后都晋升了,算打入内部,这时候组织老大儿子回来了,进行一部分堂口交接,绝大部分组长以上的人都会到场,他俩也是,亮汇报了这事,上司制定计划打算那天一网打尽,亮的上线和他说等那天之后你就又是诸葛(本名)了,那天前一晚亮约了良出来,内心天人交战最后还是让他不要参加第二天的交接,良疑惑,亮说他不能细说,只是让他相信他。亮没睡等着第二天的行动,他知道一切到此为止了,卧底或是爱恋都到此为止了,他在交接仪式上还是看见了良,良笑着和他问好,云淡风轻的像平淡普通的一天,但亮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。之后和计划的一样,几乎一网打尽了,交火间亮受了不小的伤,醒来在医院了,上线和他说这次卧底很好很成功balabala的,还和他说转来了一位新同事一会来看你,亮兴致缺缺,上线走了亮一个人想了这几年的事,想了良,他忘了问良是不是活着,他已经下了决定如果良还活着,那么他就等他出狱,这时候新同事来看他啦,敲门进来的是良,和第一次见他一样,逆着光问他能不能进来。


军师组真的超适合双卧底!

脑洞,旭润的
很久很久以后,润玉仙逝,留了一魄误入轮回,因魂魄残缺,每一世都不长久,第一世是个书生,白面白衣,惹得众多姑娘小姐倾心,第一世旭凤见他人间正好是端阳,到处是雄黄艾草的味道,润玉请他喝了一杯酒,润玉同他讲他此番是去考取功名回报母亲,旭凤看着他不多的时日,喝了酒应了他的话,第二世倒生了个好家境,可惜天生体弱,年岁尚小的时候被云游道士相中了根骨,觉得是块修仙的料,家里觉着成不了仙延年益寿也成啊,也同意了,小润玉跟着道士四处招摇,原本因病死沉的性格倒也活络了不少,旭凤见他时他正在喂鹿,突然见人也不惊奇,眼睛里的闪光出卖了他的好奇,旭凤将装着人鱼泪的盒子给了他,他不要,他说现在帮便宜师父拿东西已经很麻烦啦,不想再添负担了,说着拍拍鹿儿打算走,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,问他是不是仙人,旭凤说是啊,润玉问那我能成仙吗,问完又自说自话的答说算了算了,你肯定要和我说天机不可泄露的,旭凤说你本就是仙人,小润玉的眼里又闪光了,旭凤说天机不可泄露,小润玉气呼呼的拍着鹿儿走了,旭凤看着他走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了。润玉的两世,与旭凤而言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,他看着润玉生看着他死看着他再入轮回,看着他的喜怒,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等回过神来已经插手了他的命格,旭凤和自己说就这一次,这一世润玉过得平安顺遂,除了二十岁的那场大病外一切都好,父慈子孝伉俪情深,临终前旭凤看着他躺在床上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老去的润玉,苍老而又安然的润玉,润玉朝着他比了个口型,谢谢,微笑着走了,他早已五感全失了,也许人死前能通灵的传说是真的,旭凤站在床尾笑了笑又流下泪来。回去后旭凤想了想,过了这长长久久的时间,爱也好恨也罢,他放下了很多,只是那是润玉啊,从忍不住去见最后一面到插手他的命格,见他圆满又想世世许他圆满,他贪心了。妥善布置好了六界事务,旭凤去了布星台,禁术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是会一点的,他又去璇玑宫喝了杯酒,最后去了临渊台,润玉啊,以后你别想丢下我走了,旭凤跳了下去。

原来想每一世皆叫润玉但每一世皆不是你,但把自己虐到了舍不得,还是he好了。反正也不会写出来。

欧阳少恭x润玉,又是一个冷cp,又只能自己一个人脑补了

一局我方赵云打野,大小姐打红buff顺手收了两野
我方赵云:你们别这样,我都吃不饱
对方韩信:恩?吃不饱?

鬼知道我清兵的时候在脑补什么